<cite id="fsekn"><li id="fsekn"></li></cite>
    1. <optgroup id="fsekn"></optgroup>
    2. <track id="fsekn"><i id="fsekn"></i></track>
      乙二醇價格被“腰斬”背后?

      http://www.texnet.com.cn/ 2019-08-05 10:47:52 來源:期貨日報

        8月1日,全球石油和化工行業經濟形勢分析會“乙二醇分論壇”在山東煙臺舉辦,來自企業、機構、行業協會的多名嘉賓針對乙二醇當前的市場情況和行業特點,從不同視角分享了自己的觀點和看法。

        期貨日報記者獲悉,除了經貿摩擦,乙二醇的需求端沒有太多變化,從2018年9月開始的這一輪持續下跌行情主要是由新增產能集中投放引發的。據統計,主要輕紡原料市場的乙二醇價格已從2018年9月初的8230元/噸跌至2019年7月底的4430元/噸,幾近“腰斬”。鑒于今后兩年仍然有大批新項目計劃投產,有嘉賓認為,“2019—2020年乙二醇市場價格預計維持低位,企業要做好過‘苦日子’的準備”。此外,記者還了解到,國內煤制乙二醇項目近年來發展迅速,無論是技術工藝還是生產規模,都取得了較大進展。煤制乙二醇的發展與改進逐漸成為化工行業關注的焦點。

        需求端:總體保持穩定增長

        期貨日報記者了解到,聚酯是乙二醇最重要的下游領域,目前87%以上的乙二醇都被用于聚酯生產,而聚酯中占比最高的產品是滌綸。由于具有成本低、可紡性高等天然纖維無法比擬的優勢,滌綸被廣泛用于服裝紡織工業,并且相關需求在持續增長中。

        據中石化經濟技術研究院相關負責人介紹,1950年至今,天然纖維的消費量始終較為穩定,而合成纖維的消費量則呈現出較大的增速。聯合國預計,到2020年,全球人口將增至77.6億。如此,人均合成纖維消費量將超過13.5公斤,消費總量將首次突破億噸大關。滌綸目前已占全部合成纖維消費量的75%以上,可以說,滌綸既是合成纖維增長的主要來源,也是支撐乙二醇行業發展的重要力量。

        具體到國內,2016—2018年,我國對乙二醇的表觀需求量一直保持平穩增長態勢。上海億京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楊千里介紹,2018年我國乙二醇表觀需求量為1660萬噸,其中進口量達到995萬噸,相比較而言,國內產量只有665萬噸,自給率剛剛達到40%,仍然處于較低的水平。由此看來,國內對乙二醇的需求依然存在增長空間。

        供給端:新增產能集中投放進口產品競爭加劇

        據介紹,“十二五”期間,國內石化行業繼續保持快速發展,具體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一是新建石腦油乙烯聯合裝置不斷投入運營,配套的乙二醇裝置規模相對較大;二是國內甲醇制烯烴項目及外購乙烯制乙二醇裝置陸續建成投產;三是目前國內煤/合成氣制乙二醇新裝置在建和擬建項目有60多個,產能接近3000萬噸,其中2020年前后新增產能600萬噸,其余項目多數計劃在2025年以前投產。

        在2018年,全年共新增乙二醇產能212萬噸,包括中海油惠州年產能40萬噸的項目、陽煤平定年產能20萬噸的項目等。除了中海油惠州項目采用石油制工藝,其余項目均采用煤制工藝。新裝置的集中投產帶動乙二醇產能在一年中增長25.57%,降低了市場對乙二醇價格的預期。

        楊千里表示,雖然2019年上半年國內沒有新裝置投產,但總產量延續了增長態勢。“2019年上半年,煤制乙二醇產量為151.2萬噸,較2018年上半年增長52%以上;石油制乙二醇(含MTO)產量為246.5萬噸,較2018年上半年增長17.9%。”另外,目前,國內在建和擬建的乙二醇項目,總產能接近3000萬噸。擴產對乙二醇價格造成的壓力勢必維持一段時間。

        國外方面,2019—2023年是全球產能的高速擴張期,這期間,美國的SASOL、MEGlobal以及沙特的卡楊石化、朱拜勒石化等企業均有多座裝置計劃投產。中石化經濟技術研究院相關負責人表示,今后5年,預計國外將新增乙二醇產能529萬噸,平均每年增加約100萬噸,其中北美和中東是新增產能較為集中的地區,其裝置以傳統的石油制路徑為主。

        該負責人認為,受益于頁巖氣開采技術的突破以及靠近石油產地等因素,產自北美和中東的乙二醇在生產上具有較大的競爭優勢。目前,國內產量無法滿足需求,乙二醇進口量的快速增長導致國內市場的價格競爭更加激烈。據統計,2018年,我國乙二醇總進口量為980萬噸,較上一年度增加108萬噸,同比提高12.4%。在需求端變動不大的情況下,國內多座裝置集中投產,再疊加進口量的持續增加,供給端明顯放量,令乙二醇價格承壓。

        煤制乙二醇:異軍突起大有可為

        “多煤少油”的特點決定了我國必須拓展煤炭在化工領域的應用。在2018年以來的乙二醇擴產過程中,讓人眼前一亮的就是煤制乙二醇裝置的大規模投產。據統計,2018年,煤制乙二醇新增產能172萬噸/年,占全年新增產能的81.13%。截至2019年4月,煤制乙二醇實際產能已經達到432萬噸/年。此外,還有700萬噸/年以上的產能預計于2022年年底之前投產。楊千里估計,3年后,國內煤制乙二醇裝置的產能將達到1000萬噸/年,再加上石油制乙二醇,可以滿足國內70%—80%的需求。屆時,我國乙二醇市場的對外依存度將大幅降低。

        隨著相關生產技術的不斷優化,目前煤制乙二醇的品質已經達到下游生產企業的標準要求,在聚酯、瓶片、短纖以及長絲的生產中得到了廣泛使用,且摻混比例有所提高。楊千里表示,聚酯企業在決定煤制乙二醇的摻混比例時已經不再單純考慮技術方面的要求,而是從生產規模、市場價格、工藝設備、使用時長、營銷戰略等各方面綜合考量。

        不過,也有市場人士認為,目前,多數企業在生產中對煤制乙二醇的摻混比例只有20%—30%,供給量不穩定是制約其更大規模應用的主要原因。聚酯企業需要穩定的貨源來保證生產和銷售,但受制于2019年至今低迷的市場價格,煤制乙二醇裝置的開工率長期達不到60%的水平,也就無法保證供貨的持續和穩定。參會的多位專家均認為,煤制乙二醇裝置大規模、高負荷投運是支撐其未來發展的重要前提。

        針對當前價格低迷、競爭激烈的市場情況,楊千里從煤制乙二醇的原料端和產品端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和建議。在原料端,“降低成本是生存的王道”。即使油價漲至70美元/桶,乙烯制乙二醇的生產成本仍然低于煤制。因此,相關企業需要通過工藝創新和精細管理來進一步控制煤制乙二醇的成本。期貨日報記者了解到,近期,原料端出現一些新變化,部分企業開始嘗試以荒煤氣或者焦爐尾氣為原料生產乙二醇。這一技術路線在氣量、氣壓穩定性以及尾氣氣純度等方面還存在需要解決的問題,但如果能通過長期穩定認證,那么將有助于降低后續投建的煤制乙二醇裝置的生產成本,進而增加這一技術路線的競爭力。

        在產品端,配有甲醇生產線的煤制乙二醇裝置體現出了較大的靈活性。這類裝置可以根據市場行情靈活調整產品結構,比如當乙二醇價格處于低位時,可以減少乙二醇生產而加大甲醇負荷。目前,新杭、易高等裝置已經具備這樣的能力,很多后續裝置在投資和技術論證期也進行了“醇—醇聯產”的部署和設計。除此之外,“PJ-EG多聯產技術”也在不斷發展。如果一套裝置能夠根據情況生產多個品種序列的產品,那么將極大提高煤制乙二醇企業抵御價格波動、適應市場變化的能力。楊千里在總結時表示,“煤制乙二醇在緩解供給緊張、降低生產成本、增強國內聚酯化纖企業競爭力等方面做出了‘卓越貢獻’,其前景必定是挑戰和機遇并存的。相信煤化工行業能夠證明煤制乙二醇路線是一條‘能走通、能走好’的道路。”

        注:本文有刪節

      分享到:

      相關報道

      ? 紡織網 China TexTile 版權所有 1998-2019
      婷婷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