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sekn"><li id="fsekn"></li></cite>
    1. <optgroup id="fsekn"></optgroup>
    2. <track id="fsekn"><i id="fsekn"></i></track>
      3000億關稅威脅已成強弩之末,紡織服裝企業微利面對

      http://www.texnet.com.cn/ 2019-08-06 09:29:48 來源:紡道1707

        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發推特表示,美方將于9月1日對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10%關稅。這發生在兩國元首不久前在大阪會晤取得共識、兩國經貿團隊剛剛舉行高級別磋商之后,令世界錯愕不已,全球主要資本市場均對此作出了較劇烈的反應。雖然有些出乎意料,但中國政府和中國民眾經歷過之前多次的“反復無常”,可能或多或少有些習以為常了。

        雖然這次關稅威脅的商品總額達3000億,比前三輪的總額還要高,且一旦實施意味著美國對所有自中國進口的商品都加征了額外關稅,這在心理上容易讓人覺得這次對中國的威脅和傷害會更大,但理性分析之后容易得到結論:最后這3000億商品的關稅威脅只是強弩之末,其對中國的傷害沒有想象的那么大,而對美國自身的傷害則會更加明顯。

        美方有“性價比”的武器早就用完——剩余3000億美元商品很難替代

        在關稅戰中,各方都會優先選取對自己傷害較小而對對方傷害較大的品種加征關稅,這些品種具體表現為本國比較容易找到替代進口國、對方該品種的出口較依賴本國市場,比如中國選取農產品作為反制美方的措施就是基于這一原則。

        事實上美國前幾輪關稅清單也明顯體現了這一原則,比如前兩輪160億和340億清單中涉及的品種都比較分散,是中國沒有絕對優勢的品種,這意味著美國消費者和企業容易找到替代方,因此前兩輪加征關稅推行的難度相對較小。

        到第三輪2000億清單時,美國國內反對的聲音明顯更大了,因為有“性價比”的品種越來越少了,為了湊夠2000億,棉花、紙板制品等中國優勢較大的品類也入選了。中國優勢越大的品類,美國替代的難度就越大。

        最后剩下的3000億里面就更是包含很多中國在全球出口市場中占據大比例份額和具有絕對優勢的品類了,如紡織服裝、鋼鐵等,美國幾乎很難找到替代方。因此,對最后3000億商品加征關稅,美國政府將面臨國內前所未有的反對聲。

             對剩下3000億加征關稅——成本將主要由美國消費者和企業承擔

        關稅是進出口交易過程中征收的稅,直接導致交易成本的增加,而交易成本主要由哪方承擔是取決于買賣雙方的地位。在買方缺乏替代選擇、賣方處于相對有利的地位時,征稅的成本將主要由買方承擔。這一點國內老百姓可能有比較直觀的體會,比如在前些年房地產市場比較火爆,供不應求時,本來針對賣家征收的契稅、所得稅等基本上全部轉移給買家了。可見,誰承當交易成本取決于雙方在交易中的優勢地位,而不是取決于向誰征收。

        剩下3000億中很多品種都是中國具有絕對優勢的品種,在全球出口市場中占據大部分份額,這種情況下加征的關稅將主要由美國消費者和企業承擔,而且對中國相關品種出口的總份額影響并不會太大。

        我們搜集整理了過去十年美國對我國發起并通過的“雙反”調查案例,能找到相關數據的共有12起。在實施高額的反傾銷、反補貼稅之后的一年里,被征稅的商品對美國出口的數量和金額明顯下滑,但只有3個品種對全球的總出口出現了一定下滑,其余品種仍保持較高的增速。

        可見,在美國加征高額稅率時,會直接影響對美的出口,但是全球的經濟是互聯互通的,即使在原產地原則下,市場也還是有較強的調節能力,對全球的出口數量和金額沒有出現普遍下滑。

        當然,被“雙反”調查并通過的品種,肯定是產品成本、價格等競爭優勢極其明顯的品種,不具備廣泛的代表性,但剩余的3000億商品中大部分就是具有較明顯優勢的品種。

        而且“雙反”征收的是百分之幾十到幾倍的懲罰稅率,而對3000億加征的關稅是10%或25%的水平。所以,參考“雙反”案例的規律,加征關稅可能會明顯影響對美出口,但對相關品種全球出口的影響很可能不會太大。

        近十年美國對我國產品通過的“反傾銷”“反補貼”案例

             國內紡織服裝等行業步入“微利”時代——加征關稅不會帶來致命沖擊

        對3000億商品加征關稅,對國內相關產業的影響會有多大呢?首先,肯定會有明顯影響,但并不會帶來致命沖擊。之前看到一些研究認為,國內紡織服裝、玩具等出口業務利潤率低到只有幾個百分點,由此認為加征10%或25%的關稅將對這些企業帶來“滅頂之災”。但筆者認為這種觀點是靜態的看問題,過于簡單。

        以紡織服裝行業為例,根據統計局數據,紡織服裝、服飾業的銷售利潤率近年來一直在5.5%左右波動,2010年前更低。這一“微利”水平是否意味著這些紡服企業的出口業務在10%或25%的關稅面前會遭遇滅頂之災呢?

             整個行業的微利水平,并不能說明國內紡服企業在國際市場上的地位。從紡織服裝業全球出口市場的份額來看,國內紡服企業具有絕對優勢。盡管近兩年有所回落,但中國紡織服裝業在全球出口市場中仍有34%以上的份額,而排在第二、三位的印度和越南都不到5%。

             一方面利潤率水平維持低位,另一方面在出口市場的份額占據絕對優勢,這說明微利水平更多是國內廠商之間充分競爭的結果,而不是受到國外競爭者擠壓導致的,因此對中國廠商加征關稅,不會直接抹掉微利空間,也不會帶來滅頂之災。

        其實,另一個數據也能說明這個問題,國內近些年一線工人的成本上升比較快,幅度都遠大于5.5%的微利水平,如果加征10%的關稅會帶來滅頂之災,那這些年人工成本上升的幅度早就讓這些微利企業消失了。

             進一步以紡織服裝行業為例,據統計,近兩年我國紡織服裝品出口中對美出口占比在16%左右,而美國進口的紡織服裝品中來自中國的占比約36%。可見在紡織服裝品上,美國進口對中國依賴度明顯高于中國對美國出口的依賴度。

        如果不算一些高檔品牌服飾(歐美品牌為主),在普通老百姓的紡織服裝品需求中,美國對中國進口的依賴度更高。因此對紡織服裝品加征關稅,絕大部分的成本將會落在美國普通消費者頭上,對中國廠商會產生一定影響,但不會帶來致命沖擊。

        因此,我們不應該把評價貿易摩擦的得失局限于與一個國家之間的貿易得失,而是應該從我國與全球所有國家及地區貿易總額在全球貿易中的占比變化來評估我國的貿易地位。只要信奉自由貿易和公平貿易,中國在全球貿易中的地位就還能提升。

      分享到:

      相關報道

      ? 紡織網 China TexTile 版權所有 1998-2019
      婷婷色网